您的位置:海南网首页 > 娱乐 > 深度评论 > 正文

文汇报:中国魔术要跟上欧美 必须将道具产业化

2011-12-02 16:58:21 来源:石榴网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

  一个新的魔术走红,其魔术道具在极短时间内会“被山寨”。对魔术道具知识产权的漠视,已经成为中国魔术发展的一大瓶颈。魔术师刘谦钟爱“美女拼图”的魔术,当年刘谦从国外购买道具时,花了近5000美元。然而,当他在国内把“美女拼图”的魔术一演红,“山寨版”的“美女拼图”道具立即出现在国内市面上,价格不过是正版的1/3。

  于是,在第七届上海国际魔术节推出的首届全国专业魔术师研修班上,在点评中外魔术的差距时,魔术大师麦克斯·梅温直言不讳地说:“欧美发达国家的魔术,已经进入创意不断、新作不断的阶段;而中国的魔术,还走在从模仿到原创的漫长征途上。如果原创得不到保护,这段路将会很漫长。”

  在梅温看来,魔术背后蕴藏着一个道具创意、生产、销售的文化产业,如果中国的魔术师没有这一产业的支撑,很难跟上欧美大型魔术的发展速度。

  手工做道具,创意难实现

  杂技界有句俗话——穷练杂技,富玩魔术。杂技演员只要自己肯下苦功夫,顶缸、单手顶等杂技,总能练成。魔术则不然,没有出色的道具,单凭双手,如何玩转那些大型舞台魔术?

  在国外,魔术道具制作是一项规模庞大的文化产业。本届魔术节上,法国贝尔托克斯、马克西姆·德尔福奇斯、丽奥波尔丁三人组合表演的魔术《立体魔方》荣获国际魔术大师赛唯一的金奖。法国三人组合的《立体魔方》为何能夺魁?世界魔术大会第一位女性冠军获得者陈智玲分析说:“道具精巧,创意新颖。法国的三人组合与《立体魔方》一起,将节目演绎成为年轻人之间的一个游戏。舞台上的魔方,悬空而立,会在空中跳舞,也会把魔术师手中的小球变成领带,一切都很轻松,充满了现代气息。”

  事实上,不仅大卫·科波菲尔等魔术大师身后,都有专门机构为其度身打造道具,就是社会上,也有不少专门研制魔术道具的道具商。大卫·科波菲尔的“飞人”魔术,其道具在欧美的卖价为5万美元左右;而更为庞大的魔术道具要卖到10万美元。魔术师要把美女悬空起来,并非魔术师真的有什么魔力,还是得倚仗魔术道具。根据悬空的高度、“悬人”底下是否需要喷出泉水,道具的造价各有不同,但价格都在0.4万美元至2万美元之间。陈智玲说:“这样昂贵的造价,对国内魔术师而言,并非所有人都能承受得起。”

  买不起,那就自己制作。上海杂技团青年魔术师刘明亚向记者透露:“国内目前没有一家专门制作魔术道具的工场。”无奈之下,魔术师们通常只能自己动手做道具。然而,很多魔术的机关需要用焊接等工艺,刘明亚只得去街上找一些做铝合金门窗的师傅帮忙。递上两条香烟,恳求师傅按他的设计制作那看似不起眼的机关。制作时,对其用途,魔术师还得遮遮掩掩——魔术的机关,最怕说穿。演出服装,也只能请裁缝师傅做个大概,拿回来,魔术师自己缝缝补补,把藏道具的机关给缝上。

  说到这些,刘明亚叹口气:“国内魔术师大多这样,零零散散地寄居在各个杂技团里,并不成气候。他们身后没有创意团队,魔术师大多单打独斗。国外魔术早已走进高科技时代,国内魔术还徘徊在落后的手工时代。”

  创意易被偷,“山寨”很猖獗

  刘明亚说,魔术师之所以要悄悄做道具,就怕给同行钻了空子。“我花上几年时间试验、研制的一个魔术道具,如果稍一疏忽就会被同行打听出来。‘门子’见了光,这魔术就前功尽弃了。”

  于是,有些国内魔术师根本不愿自己动脑筋去创新,只想着购买现成的魔术道具。陈智玲告诉记者,一般小型的魔术道具,价格并不昂贵,几百美元或许就能买一个。刘谦在央视春晚上表演的“戒指进鸡蛋”的魔术,国外早有魔术道具可买了。然而,肯花钱去海外购买正版魔术道具的,对国内魔术师而言还是少数。很多魔术师只等着“山寨版”道具在国内出现。

  因此,当魔术大师麦克斯·梅温在魔术研修班课堂看到讲课用的投影仪时,立即紧张地要求把投影仪撤走。他告诉工作人员,他怕自己上课的内容被人偷录,更怕自己的创意和魔术机关统统被“山寨”。魔术的机关,就是一张玻璃纸,一捅,就破了。

  上海杂技团团长俞亦纲认为,要拉近中国魔术与欧美魔术的差距,并非投入巨资就一定能赶上。他认为:“简单地从国外购买道具,也未必对我有用。中国的魔术要发展,应该走‘集成创新’之路。我们应该从国外引进大型魔术道具,对其进行消化、吸收,在此基础上,融入中国文化和新的创意,作进一步的创造。只有这样,中国魔术才可能较快地拉近与欧美魔术的距离。”?

  (来源:石榴网)

版权声明:
1.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相关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