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
一代人几十年苦难,三小时够哭吗?

原标题:一代人几十年苦难,三小时够哭吗?

终于来了!

王景春、咏梅柏林斩获影帝影后,评论里一片“看哭整厅人”,王小帅导演这部《地久天长》,终于定档3月22日,目前也已经开始小范围点映,影厅里此起彼伏都是抽鼻子的哭声。

三个小时的时长,讲了几十年人生故事,处处是泪点。

不过,这部“看哭很多人”的片子,却并不煽情,手法克制、镜头寓意深远。

来,我们从头说起。

克制的镜头语言与深远的象征手法

《地久天长》里的很多镜头,在戏里都有“过去、现在、未来”三层时态效果,在戏外又能勾起无数日常经验的情绪共鸣,密度非常高。

比如一开场王景春、王源之间的父子矛盾,父亲把孩子拉下来吃饭、孩子要跑,父亲直接以身体移动椅子、挡住他的去路。这种沉默的压力,不仅讲清楚了此时此刻父子关系的僵局,也映射了此前这个家庭教育和情感上的问题,更为未来不可收拾的“离家出走”做铺垫。

夫妇二人回家之后,家已经被雨水淹没,但两个人的动作一分钟犹豫都没有,司空见惯从水里捞家具,其实也没什么家具可捞,不过是几个破喷、几个碎碗。这段镜头中的“现在”时态、是夫妻二人艰难压抑又沉默的痛楚,“过去”时态,是从二人状态的见惯不惯可以看出:这个破家时常如此、二人苦惯了;未来时态,更是风雨如晦。

再比如电影里镜头的情绪功能,都很精准、收放自如。

养子离家出走,王景春咏梅夫妇分头满城寻找,镜头跟着跑动的背影一起晃动,一点呼天抢地都没有,但完全渗透了人物内心的慌乱;南风暴雨来袭,夫妇二人躲雨途中遇见,隔着几级台阶、双方都楞了几秒。那几秒镜头中的一切,都几乎是完全静止的。相顾无言,惟有雨千行。于是你就懂了,孩子没有找到。

许多看似平常的镜头,都藏着到位的深深隐喻。

五人好友一起去看望监狱里的“因为跳舞”而被抓的流氓,镜头的正反打画面、角色始终都隔着铁栏杆在说话,这边是监牢里一口一个“感谢宽大处理”的新建,那边是斩钉截铁“你给我一句准话”的恋人;你说,谁为谁画地为牢。

“下岗”那场大戏,领导在台上宣布的时候,镜头几次反切到台下乌压压一大群的职工们。都穿着一样的工作服,都带着一样的慌张表情。

在时代巨浪之下,每个人都面目模糊,每个人都只有单薄的姓名、大笔一挥、你就没有了。

悲情女性群像

整部电影拍了几个家庭无法言喻的最深的痛苦:一对夫妻没了孩子、也没了再生育的能力,背井离乡漂泊了大半个中国;另一对夫妻带着活着的孩子,在愧疚里挣扎了几十年。

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叫人歇斯底里、嚎啕不已的痛苦啊?但电影里每一次的哭,都很克制。

戏里咏梅被拉去做流产,手术出了意外孩子没了,她的泪水是无声的,悄悄滑落在枕头上。

被宣布下岗,在密密麻麻的人群里默默站着,咏梅的泪水依旧是无声的。

多年老友走到生命尽头,那场情绪汹涌到淹没几十年悲欢的戏,依旧声量很小、很微弱。锐利又克制、残酷又柔软。

  (来源:舒心酱)

声明:1.来源为本网的内容属于海南网原创稿件,非海南网来源的内容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
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及其描述,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2.如海南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联系,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。

关键词阅读:
  • 网站首页 - 网站简介 - 广告服务 - 联系我们 - 合作伙伴 - 公益活动 - 服务条款 - 法律声明 - 网站帮助 - 网站地图 - 返回顶部
  •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:粤ICP备13067700号-15
  • © 海南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复制